“来俩人扶着点儿张云雷啊”

“这唱歌唱戏唱曲艺的嗓音发声位置不一样,没有一个演员能全都唱除了我 和你❤”

“我就不是好孩子吗?”
“好孩子能摔的那么碎吗?”

总是发现些莫名的点 但是,超带感㈡

总是发现些莫名的点
但是,超带感

默契
   之hlxjr彩排

大幕拉开 缓缓走来
淡定 从容
一个背着手 一个插着兜儿
在场面桌后站定 鞠躬
九郎的头先低下了
但是
两人同时落下肩膀 抬起头颅

九郎进入场面桌走了三步
抬脚 落下
再抬脚 二爷一同抬脚 落下
第三次二人分秒不差 抬脚 落下
站定

总是发现些莫名的点 但是,超带感 ㈠

总是发现些莫名的点
但是,超带感


二爷这么周正的人儿
怕是我臆想出来的吧

落泪
泪水顺着鼻夹两侧滑落
留下两行 淡淡的水渍
一路来到了下巴边儿上
几乎是 同时 翻越了下颌骨
在脖子上边儿
画了个周正的三角儿
撞击下迅速地落了一滴
滴在了
银白色大褂儿 最有仙气儿的褶皱上
余下的泪
娟娟地流着
走过了喉结
在领子的正正中间儿
躲进了盘扣儿下面

第一次有种
我要好好活着
好好挣钱
给zyl&yjl当个提款机
的感觉

莫名的伤感

缘分是件多么美妙的事

心情不好,喘不过气来。
人心,为什么呢,要如此肮脏。
好怕,好怕他在军队之中受到什么不能承受之灾。
小小国家的军队大概也不会多么干净吧。
好怕,好怕听到看到他无法承受结束了人生。
吸毒之人也是受害者不是吗?
缉毒警察不就是为了拯救那些吸毒之人的吗?
有罪的该是那制毒之人吧!
有罪的该是那传播之人吧!

1 / 2

© psychopath | Powered by LOFTER